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资讯金融资讯

鄂尔多斯夹缝中的农村中小银行:股权成“烫手山芋”、注册资本频现“挤水分”

发布时间:2021-03-17 03:49:36【金融资讯】人次阅读

摘要鄂尔多斯在大中型商业银行的竞争下,银行业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被挤压,农村中小银行也正走在“夹缝”的十字路口。3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

鄂尔多斯夹缝中的农村中小银行:股权成“烫手山芋”、注册资本频现“挤水分”图

在大中型商业银行的竞争下,银行业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被挤压,农村中小银行也正走在“夹缝”的十字路口。

3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农村中小银行俨然成为了股权拍卖大户,占领了拍卖平台的多数席位,然而尽管价格一降再降,无人问津、惨遭流拍也成为农村中小银行股权拍卖的现状。

从前几年的炙手可热到如今的“打入冷宫”,农村中小银行的处境愈发艰难。

在分析人士看来,农村中小银行未来发展应做到小而精、做出特色立足当地,抓好风控,防止病从口入,同时加强业务创新,发挥灵活经营的优势。

农村中小银行成股权拍卖大户

自2018年开始,银行股权拍卖这一现象就成为常态,农商行以及村镇银行等农村中小银行更是成为股权拍卖台上的“常客”。

时间进入2021年,迎接农村中小银行股权拍卖的不是“牛”转乾坤,而是一盆盆的“凉水”,3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一大批农村中小银行股权正在进行拍卖。

截至3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时,正在进行中的银行股权拍卖交易就有21起,均为农村中小银行,从标的金额来看,大部分金额拍卖的价格均在17.3万-323万元不等,其中也不乏百万级别、千万级别的“大单”。

拍卖金额最高的是天津滨海惠民村镇银行1500万股权,拍卖金额高达736.46万元;饶宝信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持有的上饶农商行5623800股股权起拍价也不低,达到629.87万元。

另有浙江民泰商业银行、浙江诸暨农商行、江苏扬州农商行、鄂温克农商行、河北安平农商行、安徽霍邱联合村镇银行等206个标的即将进入拍卖阶段,拍卖金额分化也较为严重,最高可达约1.22亿元,最低则为1950元。

拍卖情况只增不减,但接盘方却难觅踪影,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3月至今已经结束拍卖的42个标的中,就有35个标的因无人问津而惨遭流拍。

在即将开拍的银行股权中,也不乏此前流拍的股权项目,例如,鄂尔多斯农商行约1918.21万元股金项目是二次进行拍卖,二次拍卖价格较评估价缩水1601.78万元,为2848.15万元。

对于农村中小银行股权频频被拍卖的原因,市场多认为是股东的经营情况不好,导致持有的银行股权被用来拍卖、偿债。

而对于流拍情形频出,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卜振兴分析认为,“主要还是经营状况不佳,难以获得投资者的认可”。

注册资本逆势“挤水分”

从前几年的“香饽饽”到如今无人问津的“烫手山芋”,农村中小银行拍卖遇冷也成为行业共性,与之相呼应的另一个现象则是,在多数银行积极寻求增资扩股的趋势下,部分农村中小银行的逆势“减资”。

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已有4家农村中小银行获当地银保监局批复减少注册资本。

今年1月20日,银保监会双鸭山监管分局同意黑龙江友谊农商行变更注册资本的批复,自此,黑龙江友谊农商行注册资本由2.15亿元变更为2亿元;2月8日,银保监会揭阳监管分局批复,同意广东普宁农商行将注册资本由约13亿元减至10.42亿元。

除了农商行“逆势”减资,村镇银行也不例外,今年1月25日,银保监会舟山监管分局同意,定海德商村镇银行将注册资本由2.2亿元变更为1.32亿元;2月8日,辽宁海城金海村镇银行获准将注册资本由1.38亿元减少为0.30亿元。

上述4家农村中小银行合计减资金额达到4.96亿元。

对融资渠道较少的农村中小银行来说,增资扩股是补充资本的主要渠道,而受制于经营地域限制等原因,减少注册资本无疑对农村中小银行资产规模扩张带来不利因素。

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认为,注册资本减少毫无疑问会使得银行未来拓展空间受到制约,这种限制会逼迫银行要么缩小经营规模,要么转变重点经营方向。

还有一种情况是股东层面对未来形势判断做的决策。

经过“挤水分”以后不得不在注册资本上重新进行登记,会导致注册资本减少,这也是在公司经营层面上可能出现了一些监管漏洞所导致的。

在卜振兴看来,部分农村中小银行“逆势”减少资本注册金的原因主要是经营不善,大股东退出投资,其次,监管对注册资本要求实缴,导致之前部分认缴资金退出。

抓好风控盲区

作为农村扶持小微企业的“生力军”,农村中小银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经历了多年发展,农村中小银行股东资质不合格、入股资金来源不合规、股权乱象频发也成为饱受诟病的事实,监管也对农村中小银行股权治理乱象加大了监管力度。

根据银保监会日前报披露的信息,2018-2020年银保监会系统组织开展了“农村中小银行股东股权三年排查整治行动”发现,农村中小银行股东数量多、结构极为复杂,呈现“小”“散”“弱”的特点,产生的问题就主要集中在股东资质不合格,入股资金来源不合规,逃避“穿透”监管,超比例、超数量持有股权,违规开展关联交易,股权质押不受约束几大方面。

银保监会依法依规对281家机构实施了行政处罚,处罚金额合计1.5亿元。

从监管思路就可以看出,前期部分农村中小银行近乎野蛮扩张的粗放型模式已经不可持续。

王剑辉直言,银行要真正转变思路,集中精力真正服务自身客户群体,要发掘客户潜在的需求。

更多的是要在产品和服务方面等特色化经营上走出一条独特的道路,再结合金融科技,降低经营成本,提高经营效率。

对农村中小银行来说,如何加快转型补足短板,在大型商业银行和互联网浪潮的“夹缝”中尽快寻求自身发展路径也成为摆在眼前的课题。

卜振兴进一步指出,农村中小银行未来发展应做到小而精,不要随便铺摊子;做出特色立足当地;抓好风控,防止病从口入;同时加强业务创新,发挥灵活经营的优势。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股市指数行情:上证指数 3446.73 +0.78% 深证成指 13642.95 +0.91% 恒生指数 29027.69 +0.67% 道琼斯 32844.50 -0.33% 纳斯达克 13571.75 +0.83%,财经股市大盘新闻资讯夹缝中的农村中小银行:股权成“烫手山芋”、注册资本频现“挤水分”鄂尔多斯。

关键词:鄂尔多斯   金融科技

很赞哦! ()